您的位置:首页 >国际 >

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:英美政治迈向危险的右倾化

2019-07-30 15:37:03来源:新浪新闻综合

原标题:吉迪恩·拉赫曼:英美政治迈向危险的右倾化

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网站7月22日发表题为《唐纳德·特朗普、鲍里斯·约翰逊和20世纪30年代的教训》的文章,作者是该报外交事务首席评论员吉迪恩·拉赫曼。作者将今天的英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的德国相提并论,并表示,他本人对约翰逊的崛起和特朗普言论的本能反应仍然是“冷静的怀疑态度”。原文编译如下:

几周前,我坐在一位保守党议员在伦敦的办公室里,他对鲍里斯·约翰逊成为保守党领袖而后成为英国首相的前景感到绝望。我们聊到政治,聊到自己在看什么书。

我提到刚看完塞巴斯蒂安·哈夫纳的回忆录《反抗希特勒》。这位议员一边把手伸向背后的书架,一边说:“我这本就在这儿。写得多好啊!”

让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,我们都在看有关20世纪30年代的著作,来试图理解2019年。我们都不认为约翰逊和特朗普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转世。但我们都发现,哈夫纳的回忆录耐人寻味。

哈夫纳的回忆录写于1939年,当时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爆发前夕。1938年,他离开德国开始了流亡生活。他的书(直到1999年,他儿子在他去世后清理文件时才发现书稿)让我们身临其境地体会到目睹纳粹上台的感受,此外还有随着令人不安的新型政治出现而产生的恐惧、疑虑和道德困境。

当时和现在一样,政治温和派经常要问一个问题:情况有多严重?只是令人不快还是真的很危险?正确反应是投身政治还是退回个人生活中?

在今天的英国,保守党已经转向民族主义右翼,工党已经由激进左翼接管。这让许多中间派在政治上无家可归。

哈夫纳是一位博览群书的年轻律师,对纳粹以及“他们令人反感的术语,透露着强烈愚蠢的每个音节”怀有深深的理性蔑视。但事实表明这种蔑视是个政治陷阱,因为“我倾向于不把他们太当回事——他们缺乏经验的对手普遍持这种态度,这对他们大有裨益”。

随着事态朝着更危险的方向发展,哈夫纳和他的朋友们采取了不同的心理防御机制。一种强烈诱惑就是干脆不再关注新闻。另一种诱惑是在没有改变的东西——国家和公共生活中似乎仍然可靠和熟悉的部分——中寻求慰藉。因此,回首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的1933年,哈夫纳提到:“这位总理每天都会对犹太人展开最恶毒的谩骂。”但另一方面,“法律程序完全没有改变”。当时德国的体制和权力制衡仍然保持不变。

回首往事,哈夫纳沮丧地提到:“我必须承认,我当时倾向于认为,法律的正常运作以及日常生活的正常延续是对纳粹的胜利。”

然而,1933年,当他在一个法律图书馆工作时,冲锋队员闯进楼里,开始驱逐犹太读者。令哈夫纳感到羞耻的是,他发现自己不得不向闯入者保证自己不是犹太人。

现在看到这段话令人震惊。但审视一下2019年,我们也会感到欣慰,因为这与今天所能想见的情势相去甚远。

美国总统刚刚要黑人、拉美裔和穆斯林女众议员“从哪儿来,就回哪儿去”。英国新一任首相说,穿罩袍的穆斯林妇女看起来像邮筒。然而,现在似乎仍难以想象冲锋队员有朝一日会把少数族群赶出公共场所。

但什么时候敲响警钟?流亡伦敦的哈夫纳回忆说:“我过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,我年轻时的冲动劲是对的,我父亲丰富的经验是错的;有些事情不能用冷静的怀疑态度来处理。”

我对约翰逊的崛起和特朗普言论的本能反应仍然是“冷静的怀疑态度”。但话说回来,我现在正处于跟哈夫纳的父亲在1933年差不多的人生阶段。

责任编辑:赵明